• <tt id="iptwo"></tt>

      <ruby id="iptwo"></ruby>
        <b id="iptwo"></b>
        1. 首頁  >  文化歷史
          因小摩擦而引起的大戰 打了一年最終平手

          2022-04-07 來源:騰訊歷史

          公元569年一月初一,北周武帝宇文邕因北齊武成帝高湛駕崩而停止了朝會,以示紀念,并派遣李綸出使北齊,參加武成帝的葬禮,表現出一個友邦應有的姿態,然而,到了這一年的下半年,一件發生在兩國邊境上的小事卻引發了兩國一場持續一兩年的摩擦。

           

          這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強盜誅殺了北周孔城守將,將城池獻給了北齊。歷史上比較著名的孔城在今天安徽省桐城市境內,但該處的孔城則在洛陽以西某地,一說在今河南省洛陽市伊川縣西南。

          此事發生后,雙方就孔城的歸屬問題進行了多輪談判未果,北周對此反應強烈。

          九月五日,北周朝廷即派遣齊公宇文憲與柱國李穆率軍前往,包圍了北齊的宜陽(今河南省宜陽縣),在宜陽周邊修筑了崇德等五座城池,切斷了宜陽的糧道,并將包圍洛陽。

          此時,北齊胡太后、后主已處死了趙郡王高叡、原尚書令胡長仁等人,排擠了領軍將軍婁定遠、尚書右仆射元文遙,剝奪了高儼的領軍將軍等職務,瓦解了異己勢力,如今,禁衛軍則掌握在了和士開、高阿那肱、綦連猛的手里(三人均擔任領軍將軍或者中領軍),北齊政局逐漸穩定了下來,十一月十六日,北齊朝廷又以太保斛律光為太傅,大司馬高潤為太保,大將軍高儼為大司馬;十二月十五日,又任命蘭陵王高長恭為尚書令(取代胡長仁);二十五日,以中書監魏收為尚書左仆射(取代元文遙)。

          十一月十日,宇文憲命令庾信以陜州總管長史梁昕的名義又給北齊洛陽最高長官寫了《又移齊河陽執事》一文,送還北齊夏州刺史梁某的首級以及繳獲的馬匹等,此時北周最高統治者也許還想和平解決爭端。

           

          公元570年一月,北齊后主高緯下詔命令太傅斛律光率領三萬大軍解救宜陽。北齊軍隊進至定隴(今地不詳)后,周將張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彥、開府司水大夫梁景興等又駐扎在鹿盧交(今地不詳),斛律光身先士卒,率領齊軍朝敵人殺來,雙方剛一交手,周軍就大敗了,齊軍斬首兩千多級,突破了周軍的防線。定隴和鹿盧交,應當是在北齊晉州(今山西省臨汾市)通往洛陽的交通線(晉州道)附近,也有人稱在宜陽附近。

          隨后,斛律光率領齊軍一直推進到宜陽城下,與北周宇文憲等人的大軍對壘,雙方相持了一百多天。斛律光下令在洛水南岸修筑統關、豐化二城,打通了通往宜陽的道路,然后,斛律光率軍撤退。宇文憲等人率領五萬周軍渡過洛水追擊,行至安業(今地不詳),斛律光縱兵反擊,周軍潰敗,齊軍生擒北周開府儀同三司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韓延等,又斬首三百余級。宇文憲又命令宇文桀、梁洛都與梁景興、梁士彥等率領三萬步騎在鹿盧交切斷了道路,斛律光與韓貴孫、呼延族、王顯等將夾擊周軍,再次大破敵人,斬殺了梁景興,繳獲一千多匹戰馬。

          雙方在宜陽的戰事從年初一直持續到年尾。這一年的冬季,斛律光真的丟下宜陽方向,率領齊軍主力從晉州南下,在汾北修筑了華谷和龍門兩座城池,作為前進的基地。

           

          斛律光在汾北修筑華谷和龍門,并非為了渡過汾河南下與周軍決戰。斛律光的計劃是∶南面以華谷和龍門為依托,阻止周軍北上,而齊軍主力則北上清除汾北的北周各個據點,然后,由北而南、由遠及近完全占領汾北地區,將兩國的過境線向南向西拓展至汾河、黃河一線。

          在這一指導思想下,斛律光揮師北上,率軍包圍了定陽(今山西省吉縣),并在定陽西北修筑了一座南汾城,北齊在此設立了南汾州,北周當地一萬多戶百姓紛紛歸順了北齊。

          斛律光一口氣在汾北修筑了平隴、衛壁、統戎等十三座城池,向西一直延伸到龍門,每座城池都是他騎在馬上,依照地勢以馬鞭指點下完成的,數月之內就為北齊帝國在山西方向開拓國土五百多里。北周韋孝寬與辛威率領一萬人馬渡過汾河,與斛律光在平隴城下交戰,斛律光率軍擊敗周軍,俘虜斬殺一千多人。

          汾北危急,周軍只好撤去宜陽之圍,前去解救。宇文護向宇文憲問計,宇文憲建議說∶"以我之見,哥哥應當暫時率軍進至同州(今陜西省大荔縣),聲援汾北我軍,我率領精兵前去,到后見機行事,定能獲勝。"

           

          北齊后主武平二年(北周武帝天和六年,公元571年)一月,北齊后主高緯下令左丞相段韶率領齊軍從"晉州道"南下,在定隴修筑了威敵、平寇兩座城池,而后率軍北回。齊軍將進攻的重點放于汾北,已經將周軍主力調離南線的宜陽,但是,鑒于去年在斛律光南下救援宜陽時周軍曾在此阻斷,齊軍有必要在此地修建城池,以確保能夠順暢地在南北兩線調動軍隊。

          三月,北周齊公宇文憲率領兩萬周軍從龍門(今山西省河津市西的黃河渡口)東渡黃河。北齊守將新蔡王王康德見周軍前來,遂趁夜撤去,宇文憲見周軍撤退后,又回到了黃河西岸,并命令部隊開挖溝渠,將汾河改道,汾河以南的城池又被北齊奪回。北齊人認為周軍并無遠略,遂放松了警惕,也沒有及時增兵。宇文憲再次東渡黃河,率領周軍主力猛攻伏龍等四座城池,經過兩天激戰,全部攻克。又乘勝進攻張壁,也順利攻了下來,繳獲北齊大量軍用物資,然后將城池摧毀。

           

          當時,斛律光駐扎在華谷,來不及南下救援,遂率軍進攻北面周軍的姚襄城(今山西省吉縣西),將姚襄城攻下,并包圍了北周的汾州(今山西省吉縣)。北齊軍隊采取的短促出擊的辦法,在摧毀了汾北斛律光所修筑的城池以后,大約就撤回了,但是,斛律光在北齊軍隊發起進攻時,沒有南下救援,采取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辦法,的確出乎宇文憲的預料。

          為了應對南線周軍的進攻,北齊朝廷又命令左丞相段韶、太尉蘭陵王高長恭率軍趕到前線。段韶南下后,準備進攻北周的柏谷城。柏谷城非常險峻,眾將不同意強攻,段韶卻說∶"我們注定要收復汾北河東地區,如果不拔掉柏谷這顆釘子,就如同身體內長了一個毒瘤,我估計敵人還在南路,如今,只要我們切斷交通要道,敵人肯定救援不及。敵人的城池雖然高峻,但城內很狹窄,我們用火箭射進去,一天即可攻克。"于是,齊軍發起進攻,城內周軍潰敗,而后,齊軍又重新修筑了華谷城,留下守軍后退去。

          此時,齊軍已經包圍汾州很久了,城內的糧道也被齊軍切斷。

          五月,北齊左丞相段韶率軍進抵姚襄城,此前,北周軍隊在姚襄城的南邊又修筑了一座新城,段韶從軍中選拔出壯士從姚襄城的北面偷襲,另外派人偷偷渡過護城河進入城內,齊軍渡過一千多人后,周軍才發現,于是,里應外合,大破周軍,活捉北周儀同若干顯寶等人,一舉攻克了姚襄城。眾將都建議乘勝進攻新城,段韶卻說:"新城一面靠河,三面都是山險,易守難攻,不如我們再修筑一座城池,切斷敵人的通道。待我們攻克服秦城之后,再回過頭來合力進攻它。"

          與此同時,北周也采取了以下應對措施。

          一是開辟第二戰場。北周武帝派遣宇文純、田弘增兵宜陽,以期調動汾北齊軍回援,減輕汾北的壓力。

          二是接濟汾州。宇文憲派遣柱國宇文盛向汾州(定陽)運糧,段韶率領齊軍截擊,宇文盛苦戰,將齊軍擊退。

           

          三是北上救援汾州。宇文憲親自率軍從兩乳谷北上,襲占了柏社城,而后,朝姚襄城殺來。

          果然,在得知北周增兵宜陽后,北齊朝廷不得不將原本包圍汾州的斛律金部抽調南下增援,六月,段韶率領五萬大軍移師汾州,接替了斛律金的任務。段韶離開姚襄城后,宇文憲也率部尾隨而來,由于汾州城外齊軍修筑的防御工事非常堅固,周軍一時難以突破,也只好在自己的軍營外面,依托齊國的長城開挖長長的壕溝,并命令譚公宇文會(宇文護之子)修筑石殿城,聲援汾州。

          汾州城外的態勢變成了∶城內北周開府儀同三司楊敷固守不下,城外段韶、高長恭的齊軍團團將城池圍住,在齊軍的外圍又有宇文憲的增援部隊,兩軍就這樣在汾州城下暫時陷入僵持。

          但這種僵持并沒有持續多久。

          城內守軍不足兩千,死傷將近一半,糧食又已吃盡,到了七月,段韶命令齊軍加強攻勢,一舉攻克了定陽外城,并實施血腥的屠城。當時,段韶已臥病在床,他對蘭陵王高長恭說∶"此城三面環水,并無逃路,我唯獨擔心東面啊,敵人如果突圍,肯定從東面出城。"高長恭遂按照段韶的指示,挑選了一千精兵在城東南的溪流邊埋下了伏兵。當晚,楊敷果然率領剩余的數百周軍從東門突圍,正巧進入齊軍早已設下的伏擊圈,周軍大敗,楊敷被擒。

           

          至此,齊軍正式占領定陽和姚襄城,而唯獨位于兩城之間的郭榮城還在北周軍隊的手中。攻下定陽后,段韶、高長恭轉兵對付宇文憲,宇文憲率領周軍嚴陣以待,雙方交手后,北周大將軍韓歡所部首先被齊軍擊敗,周軍陣腳動搖,宇文憲親自督戰,才將齊軍擊退,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雙方遂各自收軍。北周宇文護見宇文憲無法取勝,遂在黃河之上架設浮橋,準備率軍強渡黃河,與齊軍決戰,齊軍段韶(或者為高長恭)率軍在黃河上游放下木筏,試圖毀掉浮橋,但沒有成功,周軍渡過了黃河。

          在斛律金所部還未趕到宜陽時,北周宇文純、田弘已經攻克了北齊宜陽等九座城池,斛律金率領五萬齊軍來到宜陽地區后,雖然沒有奪回宜陽,但攻占了北周建安等四座城堡,俘獲上千周軍。

          與此同時,汾北戰場上,齊軍主帥段韶病重,不得不提前返回國內,蘭陵王高長恭接替他擔任齊軍主帥繼續與周軍作戰,宇文護也無法奪回定陽、姚襄城。斛律光在宜陽方向制止了周軍的攻勢后,也奉命率軍返回鄴城,后主下令解散部隊,但軍中不少有功將士還未得到賞賜,斛律光遂秘密奏請朝廷再派人到軍中進行撫慰,而斛律光則一邊行軍,一邊等待朝廷的使者,可是,斛律光的奏表在朝中耽誤了,后主一直沒有看到,等到斛律光的大軍已經來到鄴城城西的紫陌時,才安下大營等待朝廷的使者。后主認為斛律光不從朝命,而且帶著軍隊逼要賞賜,頓生反感,他匆匆命斛律光入宮覲見,并派人到軍中安撫一番后,才解散了軍隊。

           

          此時,交戰雙方已經打得筋疲力盡,齊軍在汾北占領了北周的定陽、姚襄城,但周軍則在南線攻占了宜陽等地,雙方可以說打成了個平手,遂開始談判,而就在雙方打打談談時。北齊內部又高儼之變、和士開被殺,再后來就是胡太后奸情敗露、高儼被殺、胡太后被軟禁,期間,平原王段韶又病死了。不過,好在是周齊兩國之間的談判終于達成了協議,雙方誰也吃不掉誰,各自承認現狀,在十月雙方各自派出使者,確定了外交關系。北周宇文護命令宇文盛在定陽以北修筑大寧城(在今山西省大寧縣西,靠近黃河東岸),然后班師,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也率軍回到國內,兩國又暫時恢復了和平。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2. <tt id="iptwo"></tt>

            <ruby id="iptwo"></ruby>
              <b id="iptwo"></b>